已婚阶段的危机与调适

大观 发布于

 

婚姻的真相在于建构家庭的组织性、经济性行为,

以及在家庭中学会将夫妻的爱情

转变为亲情升华为恩情的能力。

那么在稳固的婚姻阶段的生活中,

夫妻双方面会遭遇什么样的危机,又如何调适呢?

 

第一个危机—钱

筹备婚礼阶段,钱的压力与实力就已展现无遗。婚纱、喜饼、宴席、蜜月、新居等,一切都和钱有关。钱是由哪个人赚的? 还是一起赚的? 谁赚的比谁多? 钱是越来越多? 还是越来越少? 还是起伏剧烈震荡?钱赚得多,家庭生活的物质水平立刻提高,衣食住行育乐都能享受到更好的质量。

可是,钱赚得越多,人越容易自我膨胀,面对繁华与诱惑也会越多。钱会变成爱,爱就是给钱,给钱的多寡取代了爱与被爱的深度与广度。结婚之后,爱与被爱变成了管与被管。对已婚的男女而言,管人也会变成管钱。从人和钱通通被管,到只管不管人,到人钱都不管; 只给钱不给人,甚至不给钱也不给人等,完整地刻画出婚姻变异的全貌家庭的财务管理,往往超越爱不爱我,而成为婚姻的第一大事。

穷是婚姻与家庭最可怕的梦魇,钱多富裕却也容易令家庭破碎婚姻破裂。在穷与富两极之际,钱到底如何成为家庭与婚姻稳固的基石呢?收入稳定,足以负担所有的固定与临时性的支出,有效管理支出费用,不令家庭账目出现赤字,这就是家庭与婚姻的稳固基石。只有在良好的家庭经济与财务管理下,家人才能满足食衣住行育乐的基本需求,夫妻才能进一步去管人与被人管,爱人与被人爱。

 

第二个危机:热情的消失与性生活的挫败

约会时,情侣总希望时间停顿,两人日夜永远厮守在一起。结婚后,美梦成真,两人真的日夜在一起了,却发现“约会”不见了! 不再是日以继夜的“约会”,而是日以继夜的“生活”。“求爱”的动机已经消失,爱已经获得,两人对双方都已无所“求”之时,两人的热情也逐步地消沉。求爱是非常奇妙的历程,因为有所求所以会谦抑,因为有所求所以愈要求到爱。无所求于对方,自己的谦抑之心不存。爱也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婚后如果你感受不到日愈浓郁的热情,就代表情爱也已经消失在家庭生活的组织与婚姻制度之中。

 

伴随热情的消失,夫妻间权力与义务的责任分工也愈趋明显(不论是否公平),而性生活也趋于形式化与规律化。性生活的规律若维持不变,或在双方合作下慢慢改变,大抵对家庭与婚姻不会有巨大的影响。但若双方在性生活态度上未达共识,婚姻随即将亮起红灯。随着婚龄的增长,两人的性生活,可能水乳交融,性爱之美也发展愈趋成熟而无有止境。

 

但做爱的时间是5分钟、1小时或者是1.5小时至2小时以上,时间长短对男女双方,尤其是对女性而言,是截然不同的享受。如果自已的老公只能做爱30分钟的妻子,永远也无法了解女人的身体在做爱1.5小时之后的变化。倘若有一方承受不起旦夕而伐,或者有一方不想和对方做爱,又或许有一方厌恶、或蔑枧、或逃避或拒绝和对方做爱,而对方也无法接受这种现象时,性生活的冲突即将扩大成为婚姻与家庭的败象。

 

做爱技巧的学习与做爱心理的调适,是发展健康性生活的基本条件,婚前性生活,会偷偷地吞噬情爱.婚后,夫妻却必须以性爱来涵养与展现恩爱之情,而成为婚姻生活的重大支柱。性生活的质量,取决于双方性能力、性技巧与性心理的发展,只单纯归因于男性或女性性能力不足,绝对是不公平的

 

“性生活的发展”是婚姻生活的一大重心。性生活具发展性,伴随婚龄而有不同阶段的发展。在不同婚龄的阶段,双方性能力、性技巧与性心理的交互式学习与发展,这是夫妻双方应有的共识与努力。如果在某一婚龄双方性生活即已停止发展,性生活变成只是周期性的发泄、义务、仪式或侵犯,不仅性爱之美不能展现,婚姻生活也将成为跛脚的旅程。不是没有性就是没有爱,而爱恋的热情若不能由源源不息的性爱代替的话,夫妻二人就必须更用心来经营婚姻与家庭,或是把爱与被爱的重心移转至事业或子女身上。

 

 

第三个危机:孩子的诞生与教养

孩子的诞生,子女的陆续出世与教养,成为婚姻生活发展的主轴,却也成为婚姻生活的重大危机与转机。子女是自我的延伸,养育子女让夫妻变成了父母,让平凡的人变成了创造的神。父母依照自己的意志与形象来教养子女,像神一样创造生命、控制生命。妻子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子女的教养之中,这是最常见的伟大母爱。丈夫遺受善意的搁置或遺弃,这也是最常见的事。可是,妻子没错,错在大夫。大夫会有这些心情或抗争,是因为丈夫未能善尽为父之道,未能融入父亲角色,未能伴同母亲角色共同教养子女之故。

 

孩子的诞生与教养,会给婚姻生活带来三个危机:一是夫妻双方或单方,父母角色扮演失败的危机; 二是子女增加导致家庭经济压力的财务发展危机; 三是教养行为差异的危机.第三种危机的根源,在于祖父母、父、母三方对教养子女观点的歧异。祖父母说:“你老公就是我这样带大的,哪里不好?”老公说:“小孩怎么管的? 还要我…..”,妻子说:“我怀着他,生他、养他,每天从早看到晚,难道我还不知道怎么教养他吗?”三方的认知冲突,甚或行为干预,常导致家庭生活永不止息的冲突。

 

解决之道,不是沟通谁的方法比较好,而是共同学习下列三件事:

1.尊重母亲,为教养子女的“主承办人”。

2.以良性的私下建言,取代公众场合的谩骂、批评与插手干预。

 

 

第四个危机: 暴力与偏执的父母

许多夫妻变成父母之后,双方或单方逐渐发展出暴力与偏执人格。一方面享受家庭绝对的权力,一方面肆虐大夫或妻子或儿女,这种暴力与偏执,有时像乌云一般密布,压得人喘不过气。有时又加上恶毒的语言与责骂,像恶雷闪电一般,让人人惊恐不已。有时更如火山落岩四处喷射,屋宇尽毁,人畜具伤,津惠家人茶毒家庭、凌际婚烟,永不止思地残害配偶与子女。

 

因为愚忠,忠于婚姻,许多配偶尤其是女子,容忍一辈子的欺凌。因为愚孝,许多子女束手无策,容忍一辈子的毒害,甚至奋身协助受欺凌的父或母,共同承受日复一日的欺凌。没有子女可以承担不孝之名,可是,我何以解脱呢? 偏偏坏人长命: 自己的父母是坏人,自己的公婆是坏人。面对这种事实,除了警惕自己之外,还能怎样呢? 这个危机最诡异的地方是,坏人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坏人,坏人通常都自认是受害者。

 

调适的方法有两个:第一个方法就是搬出去住,第二个方法就是寻求专业心理治疗师的专业协助。

 

 

说明:本文来自林昆辉老师《家庭心理学》。 

相关链接:

《求爱却得不到爱》

《爱与被爱的承诺到底是守还是不守》

《“被爱”不一定都是幸福》

《爱与被爱的动机与发展》

《新婚燕尔的夫妻如何幸福》

分类: 两性婚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