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结婚了(三)| 女人与男人爱在调试之间

大观 发布于

▲来“一点”料

        泛文化的规范,把一起生活的两个人,一个紧紧要绑住不准逃离,一个却奋力外推寻机暂离(寻找一切可以暂时离开的机会)。

        被绑住的女人,不甘心的时候,人与家的冲突就开战了。

        她与老公战争、与孩子战争、与家事战争、与这个家战争、更与自己战争。

        被外推的男人,高成就的没空回家,没成就的“羞于”回家;有的男人吃完晚饭才回家,有的男人回家吃饭后,还要出门喝茶、钓鱼、打牌、打球、运动……;有的男人人在家,心灵魂魄没回家,有的男人回家当一家之“王”……

女人的调适

        不同的文化(国家)与次文化(家族),制约了“女人”的角色意识和行为规范,以及毕生生涯的发展模式。

        如果把文化的影响,视为一组方程式,女性可以通过学习知识启发智慧,让自己能在生涯发展的各个阶段,预先或当下觉察大部分的必然与或然,在知而后行的条件下,抉择自己“女人”的角色扮演的限制与突破。

        当女人不再为“我”而活,而为“我的xx”而活的时候,她葬身在“家庭角色”的扮演之中,她的名字失去了意义,她从一个人,变成一组家庭角色,: “妻子”、“妈妈”、“女儿”、“婆婆”、“姊姊”、“妹妹”等角色,她不再是她自己,她抛弃了基本的人权,抛弃自我的价值,抛弃一生的向往,抛弃自己动机、意念与情意,她困在各组家庭角色的相对行为规范与相行为期待之中。

        女性需要知识、智慧和勇气,来抉择自己与“女人方程式”的关联,而不是在连串的事件与人际关联中,痛苦、悔恨、哀泣或愤怒。

        女性还需要学习“家庭”相关的知识,以及“男人方程式”对两性的影响。男人的恋爱观,男人的家庭观,男人的夫妻观,男人的亲子观,几乎都和女人不同,不知已又不知彼,如何在同一屋檐下传宗接代呢? 婚烟很可能成为一场荒延的闹剧。

▲来“一点”料

        首先,经济要独立。独立的经济能力是追求自由的保障,对当代的女性而言,有钱意味着有权、有人权。

        其次,女人要学习。学习才会有成长、有智慧、有自我、有女人自己的生涯。

        女人必须主动地调适她与文化的关联、她与家庭的关联,她与丈夫的关联、她与孩子的关联、她与自己的关联,主动调适自己的身体、动机、情绪、语言和行为,尤其是主动调适她与自己毕生生涯发展的关联。

        这样,女人才能成为女人,一个真正的女人。不管有没有男人、有没有家、有没有孩子、有没有爱人(同性爱人或异性爱人),她都是一个真正的“人”,是自己所抉择所享受的真女人。

男人的调适

        女人可以通过自省,来“改变”自己的心身状态,男人似乎较为困难,男人较易于从A状态“跳”B到或C状态,来解除状态之苦。

        领受优势文化的男人,很清楚自己的家庭观,也很清楚家中的老婆怎样过日子。只是,他会顺势而为或有所不为,没有绝对优势力量的逼迫,男人能不改就尽量不改。

        男人知道什么是坏男人,什么是好男人;大部分男人告诉自己,我两者都不是,我只是个男人。

        男人怎么“爱”家、“爱”家人,看他的职业,职业决定他可以拥有多少闲暇时间、多少财富。

        男人对自己的职业、财富与时间的满意度高,他就较能释放他的情爱于家人,反之,则不然。

        当然,这两极现象也有例外,例外来自“对家人的满意度”,满意度高,钱与权都会融化为“亲情之爱”;满意度低,男人用钱和权来取代亲情之爱。

        男人常不自觉地,把女人物化为性,或用单一家庭角色来取代女人这个人。“擦掉”XXX这个女人的名字,“否认”她也是独立的人,直接要求“当XXX老婆的人”“当XXX妈妈的你”….等,用单一角色行为标准,砍掉了一个女人其他的可能性。

▲来“一点”料

        当然,男人不尽皆如此。

        男人需要调适的可能是文化与体能优势所带给他的“权力”。

        通常领受家庭权力系统最上位的男人,会被绝对的权力与体制的优势冲昏了头,而让权力和拳头,模糊或取代了对女人的情爱。

        最可怕的是,用权力和拳头来表达爱,有人是不自知,有人是乐此不疲。不知者不见得无罪,因为他的女人为此受苦乐此不疲者,明知故犯者,罪加三等!

        男人一定要调适自己和男性、女性的关联,主动调适自己和权、钱、性与爱的关联,积极调适自己和自己身心状态的关联。男人终其一生,都必须调适自己对自已和对他人满意度的关联。

        不知道或没有能力调适自己的人,对男人或对女人而言都是无止境的灾难。

        调适的能力、动力与勇气,来自于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尊重,以及对异性等同的尊重。

        基本人权教育,将是男女两性相互调适最重要的基石。优质家庭次文化与社会文化的重建,则是带动两性调谐的最大工程。

作者 | 林昆辉

编辑 | 倪文萍

审核 | 小  原

本文出自林昆辉《家庭心理学》

「 图文未经允许请勿转载  请留言联系转载及授权」

书 | 籍 | 精 | 品

(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购买)

-了解我更多-
微博:@林昆辉  丨  知乎:@林昆辉
推特:@林昆辉  丨  今日头条:@林昆辉
欢迎留言与我交流

传播林昆辉老师大观心理学派的系统理论与实践
公开活动|媒体报道|原创论文|杂文|课程及互动

阅读原文

分类: 两性婚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