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类困境–情绪勒索的善与恶 | 独家精读

大观 发布于

情绪勒索是从家庭生活开始的,我们所有情绪勒索的经验,都是从家庭生活环境的家庭角色平台里开始学习的。

事实上,校园、职场、社会生活里,情绪勒索无所不在。

情绪勒索,是人类千古困境。

困境困在哪里?

—行善与作恶?

情绪勒索的善与恶

原来,每次我们想勒索自己或别人的时候,发心、目的几乎都是善的,我们源自于善心。

我们想:

对他好,

想帮助他,

想协助他,

想改变他。

因为:

不对,

他不好,

继续这样下去会对他造成非常大的伤害!

我不忍心看他受到伤害,

所以我必须制止他、

改变他,

调整他的想法、语言和行为,

所以我必须“勒索”他。

勒索是恶行,可是这个恶行的动机却是善意的。

  • 如果善心、善行最后结出了恶果,这时候我们要不要谴责这个人,我们要说这个人是善是恶呢?

  • 如果恶心、恶行结果却出了善果,他是善人还是恶人呢?

  • 如果善心、恶行、善果,他是善人还是恶人呢?

  • 恶心、善行、善果,他是好人还是坏人?

  • 这三个可以有不同的配比,这不同的配比里面只要有一个是恶的,那这个人就是恶的吗?

  • 只要有一个是善的,那这个人就是善的吗?

  • 还是善的标准必须全善才是善,恶的标准一个恶就是恶?

善念、恶念、善行、恶行、善果、恶果的不同组合,如何评判这件事好坏,如何评判这个人的善恶呢?看动机,看言行,还是看结果?

千古以来人类陷入一个困境,这个困境是什么?——“善心、恶行、善果”。

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是善心、恶行、善果,所以接下来恶行就被允许、恶行就被认可。

因为心是善的,果是善的,所以恶行就变成不是恶行。

但到了最后有一天,却出现了恶果——当善心、恶行、恶果的时候,请问这个善心怎么办呢?

历史上,在探索人性的时候,我们会非常纠结。

现实中,在家庭教养里,我们遇到同样的问题:当一个孩子有好的动机,却做出了坏的行为,做出了坏的结果的时候——处罚?奖励?

人类的社会生活、家庭生活的体验,竟然掉入“善心、恶行、善果”的困境里面。

我们似乎已经无法去确认情绪勒索是行善还是作恶。(请参考 林昆辉《家庭心理学》——“撒旦与文明”)

情绪勒索的常态表现:善念恶行

天底下所有的父母看到子女说错话、做错事,当然都得要去管,去教,去调整他的想法说法和行为,不会眼看着孩子违背价值观走错路酿大错!当然管!

爸妈要管,怎么管?

管就是为了改变他的语言、想法、行为,父母亲用什么方式来改变子女的想法语言行为呢?

很多父母第一个方法是用表情:先给他一个脸色。

可是不少小孩或看不懂或不怕父母的脸色,怎么办?

接下来上阵的就是言语:

“宝宝,妈妈告诉你哦,这样做可能不太好,这样做妈妈会担心的,能不能拜托宝宝,请你不要再这么做了好不好?来,把手放下,这样很危险,哦,好吗?听妈妈的话,给妈一个面子好不好?拜托了,把手拿回来,不要这样子,好不好,拜托你哦……”

这里所谓正向语言变成了谄媚的语言。这叫卑躬屈膝,这叫小顺子伺候主子。

当父母亲跟孩子讲话的时候是把对方当小祖,把自己当小顺子的时候,孩子的恶念恶言恶行会改吗?不会。

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法,无法改变对方的恶念恶言恶行的时候,该怎么办呢?

在学校角色系统里,当学生出现恶念恶言恶行的时候,专业老师一定是先用合情合理合法的语言、行为、事件来帮助学生改变。

如果无效,既不会让他继续恶念恶言恶行,然后承受恶果,也不会用恶言恶行来处罚攻击学生,让他受到创伤和挫败,使其无法忍受痛苦而不得不改(这样做其实就是善念恶行),而是送到学校的心理辅导中心,寻求学校的心理辅导师或心理咨询师的协助。

然而在家庭里,常常是无法做到这样。

我们知道,在家庭角色系统里,如果儿女的家庭角色平台建构没有成功,当权力系统倒措、情感系统挫败的状况下,孩子可能:怕你但是不爱你;不怕你也不爱你。

此时孩子就会出现恶念恶言恶行。

父母开始也会是用合情合理合法的语言、动作、表情、行为和生活事件去协助他。

如果子女不改,父母一定舍不得孩子去承受不可想象的恶果,所以会想尽办法去阻止他。这时候很容易就会出现负向的表情、语言、行为:这就是善念恶行——勒索他。

勒索从家庭里上演,经由观察,模仿,练习,开始变成习惯,成为个性,成为“这个人”,成为今后学校生活,职场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祸端。

作者 | 林昆辉

编辑 | 支林芳 胡树荣

审核 | 倪文萍

「 本文未经允许请勿转载  请留言联系转载及授权

【林昆辉著作】

(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购买)

京东 当当 天猫及各地实体书店均可购买

-了解我更多-
微博:@林昆辉  丨  知乎:@林昆辉
 推特:@林昆辉  丨  今日头条:@林昆辉
欢迎留言与我交流~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