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泗湖山镇“小学生持刀弑母案”的反思 | 大观心理扫描

大观 发布于


1
案由

12岁小六男童,在家中抽烟,34岁的母亲用皮带抽打。男童持刀砍其母20几刀,致母死。当晚还带两岁弟弟住在家里,隔天用母亲手机向老师请病假不上学。

2总评

从法律而言,12岁以下免责免罚,所以本案无关对“犯人”的谴责或如何处罚,而聚焦于对“案主”的保护管束、心理危机干预、后续的社区(家庭)安置、学校安置,以及衍生的社区与社会教育。

3
分析

(一)关于案主 

12岁小孩,连砍20余刀,杀死34岁母亲。

这孩子要有多大的愤怒?不只是愤怒,而是愤恨。

不只是愤恨,而是仇恨。这过程是——一个小孩拿起刀子,拼命刺、拼命割、拼命砍。

鲜血贲流,声音吼叫,脸色狰狞……直到34岁的母亲放下皮带倒在血泊。

因为小孩儿在家抽烟,母亲用皮带抽打,“所以小孩儿拿刀砍死母亲”,只是这件血案的“撞针事件”而非“原因”。

弑母行为的动机是“仇恨”引发的“复仇行动”。

这仇恨不是来自于前置事件(抽烟被打),而是一段时间以来,孩子把自己当成“受害者”,并把母亲当成“加害者”

最可能的事实是,这是一个长期被家暴的孩子,对暴力加害者的“全力反击”。

当时那个戾气、那个残暴的力量,绝对不是一个正常孩子做得出来的事。扭曲的心灵、扭曲的脸,在那爆炸的当下,可能是失去了知觉与感觉。

不知道弑母后,孩子是如何平静下来?不知孩子是否后悔?是否害怕?是否自责?是否战栗、是否发抖不能自止?是否嘶喊?是否啼哭?是否一夜未曾合眼?

可是我们知道,他仍然照顾两岁的弟弟,他仍用母亲手机向班主任请假。

这样子的平静,这样子的心安理得,来自于他认为——他弑母是对的,是不得不的,是必须的。如果不弑母我会……

(二)关于母亲 

不知孩子是否累犯,但母亲不是用骂、用打的,是用皮带抽打小孩。

我们可以想象——抽出皮带,向小孩抽打,再向小孩抽打……那份强大、坚定与力量,那瞪大的眼睛、用力抽打的手臂、叫骂与哭叫声……

如果这不是第一次对孩子施暴,孩子的反扑不会有如此强大的仇恨

如果这是长久以来的家暴,孩子动刀子时,母亲为何不闪不躲,不打不逃。那是来自于不可置信的惊讶么?

“你敢拿刀子”,“你拿刀子要杀我是不是”,“来呀!杀呀!杀你妈妈呀!”“来呀!刺过来呀!来呀!砍呀!”“有胆子,你杀死我呀!”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语言激发了杀戮。

“啊!你真的敢刺我,看我打死你。”——皮带又挥出去,孩子又扑上来,然后杀红了眼……酿成悲剧。

以上,只是揣测。真相呢?不知道真相是什么。唯一知道的真相是——母亲管教孩子的手段是违法的、是残暴的

母亲偏差的管教行为已在孩子心中烙下仇恨,家暴让母亲变成加害者,让孩子变成受害者。

(三)关于家庭 

报道中,一直没出现父亲,也没出现其他家人。

从大观心理角度分析这个家是一个孤岛,一个母亲和两个孩子生活的孤岛。

孤岛里的事不会流传出去,孤岛外面的人不会知道岛内的母子怎么了?孤岛里的人与事,一日日的轮回,当关心变成愤怒,当爱护变成暴力,当亲情变成仇恨,当刀子一刀一刀的刺下,这家——毁灭了。

▲吴某之前和爷爷奶奶住过的房子

(四)关于班级 

这孩子的班级怎么办呢?老师怎么向同学说明呢?这孩子还原班上学吗?同班同学知道了要怎么办呢?这样子的一个“被家暴”孩子从来不向老师求助吗?为什么呢?从来不说给同学听吗?为什么呢?班级学校里都没人知道和感觉到“这孩子不对劲”吗?

这显示了班级中没有学生可以启动的“求助系统”,班级中,从班主任到各科教师都没有“学生危机筛警系统”,班级中的学生之间,也没有“学生危机通报系统”,都只能等“出事了”才能介入处理。

4、帮助

(一)帮助孩子 

这孩子必须接受『PTSD筛检』,确认在弑母的重大创伤之后,是否留下了那些立即或延宕的症候群。

精神科与临床心理科进行联合治疗, 由临床心理治疗师开案给予『心理危机干预』、『心理治疗』、『家族治疗』、『行为矫治』、『生涯重建』。

社工也要另行开案进行『个案管理』,对于就学、就养、寄养家庭或机构安置,都必须执行长程监管。

包括2岁的弟弟,也必须开案列管。

▲左起为陈欣的父母、妹妹,第二排为陈欣弟弟

(二)帮助班级 

订定班级生命教育计划,佈建班级心理危机通报系统,建构学校心理危机个案筛检系统。就近程言,应该进行筛检,并进行团体、个案、家庭危机干预,对全校各班级进行生命教育课程。

(三)帮助社会大众 

这新闻出来后,一半的评论是骂“畜生”、“去死”…之类,另一半是嗤息社会乱象。

这个极端的个案,引发的是大众『对某人的负向观』、『对这家庭的负向观』、『对教育的负向观』、『对社会的负向观』、『对现在的负向观』与『对未来的负向观』。

众多杂沓的负向观,会引发个人与大众的疏离感,从而去『否定』、『拒绝』与『排斥』负向观的对象,导致『冷漠』、『避世』、『独善其身』,只要顾好自己的小日子,不管他人死活的生活态度。

这种态度又易于引发负向的情绪状态,脱离角色行为而专注与自我之欲望的满足与嫌恶的逃避。

我们无法完全避免这样子的事件,但可以调节这样子的新闻,媒体必须严守『平衡报道』的专业伦理,否则大量的『暴露真相』的报道,引发的是批量社会大众引爆以上『负向观』的态度与后续的影响。

尤其是众人如此这般虚拟的『集体人格』的养成,对整个文明社会的发展、会造成严重的破坏。

平衡报道是指提供相同版面的正向报道。正向报道是指,本文于『帮助』的单元提出的帮助办法,以及正向的社会心理教育。

 

1、 积极的家庭教育核心素养 

积极是指,暴露负向并由负向引导出正向。

家庭教育的核心目标在于帮助一个孩子天赋的『』,发展出后天的社会文化的『家庭角色』『学生角色』『社会角色』,以及后续的『职场角色』。

家庭角色的建构,焦注于『儿女角色』与相对角色之『父母角色』的『关系』、『行为规范』与『态度』。

弑母惨案的发生,是冰山的尖角,水面下一大层山体与无数的家庭,都在嘶吼着『如何建构积极的家庭核心素养』。

 积极的家庭教养知识与能力的训练,是当代父母生育子女之前,必须学习、学会、学好的基本技能。

欠缺这样子的『父母知能』,小孩子从不听话、不写好作业、不上学、网瘾、自杀、弑母……这座冰山即将浮上眼前。

2、 积极的班级教育核心素养 

班级教育的核心目标,在于帮助一个孩子,从天赋的自我与后天的家庭角色,再发展出『学生角色』。在学生角色中,重建自我与角色的关系,并且在学生的同辈团体中学会发展、维护与享受友情的能力

第一个积极素养是:成绩的追求,在于训练孩子设定目标与付出足够努力(成本)的『目的性行为』训练。

第二个积极素养是:集体学习所发展出来的『友情』,友情是人际关系能力与行动的最初动机,付出足够努力(成本)的『动机性行为』训练,这牵扯扯到一辈子与人共处与共事的能力。

这个个案可能是典型家暴个案,这样子的一个孩子可能成绩并非其追求的目标,所以自我的欲望与嫌恶会大于角色的自律与相对角色的他律

这样子的一个孩子,可能缺乏友情的陶冶与调适。所以被家暴的孩子在学校没有同学好友或老师的“出口”,也没有第三个比如【学生辅导中心】或【学生热线】的专业出口。

爱的怨气发展为怒气之后,经历某一个【撞针事件】时就变身成为【加害者】。 

班级教育的核心素养,如何成为各级教师的基本知能,这是弑母事件会成为急迫的重大需求。

3. 积极的社会教育核心素养 

社会教育的核心目标在于帮助民众成为优质的[公民]。

如何提供优质公民的行为典范,让万般不同的民众有共同的精神价值,在这弑母惨案之后更是迫切的社会化行动。

媒体报道就肩负社会教育的使命,进行平衡报道时要代表[社会]对这个案与个案背后的现象,给予正向的解析、关爱与援助行动

呼吁相关单位,对这孩子、弟弟、家人、小区民众、班级、学校师生给予积极的生活关爱、心理援助行动与生命教育。

呼吁社会大众共同关注帮助的项目与行动,而非一味的谴责、伤感或愤怒。

5、结论

摆脱谴责与无谓的谩骂,从心理学的角度与积极心理学的态度,了解个案的真实现象,并提出解决的可行性方案,这是《大观心理扫描》的任务。

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任何立场

体系包含的主要服务:

1

颁发“全国生命教育学校”铜牌

2

申请相关课题研究,颁发课题证书

3

建立校园危机干预中心,安排专人担任顾问,协调各项工作进展,建立系统

4

开通本校专属的7*24小时心理专线

5

免费培养1名指导员,2名指导师并且颁发证书

6

在希望热线所在城市开展生命教育教育活动

7

建立家庭生命教育中心,为学生家长提供网课、读书会、电影沙龙等活动

8

为教师提供心理减压培训团体培训

9

为学校提供国内、国际生命教育主题的学生研学旅行方案、亲子关系促进方案以及其他方案以及生命教育教材、教案

了解更多详情请联系夏老师,王老师
联系电话:400-881-6678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