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生活观的五个身心指标(二)丨快乐的心理状态

大观 发布于

快乐的心理状态,是儿童情绪教育的最终目的。

 

挫折—挫折之预期与后续的负向情绪,则为儿童情绪教育的主轴。所以,接受挫折之必然,接受挫折的意义,赋予挫折正向的诠释和态度,才是儿童情绪教育的主要课题。

快乐生活观的五个身心指标(二)快乐的心理状态

一、调适自我需求模式

 

任何人的个别需求,都会被父母放在“家庭性共同需求”的前题下思考。所以个别需求的拒绝,并非对个人的否定与拒绝,而是以“家人都快乐”的判准,来衡量“个人快乐”的满足。如何修正自己的快乐动机,让“自己与家人都快乐”,才是面对挫折之正向态度如何修正自己的快乐动机,让“自己与家人都快乐”,才是面对挫折之正向态度。

 

父母亲必须延缓满足需求、降低个别需求之质量、改变需求之向度与型态……等方法,借以符合家庭经济条件与家人同乐的原则。父母亲必须教会子女,自己判断家庭情境,选择适当的技巧(建立新态度),来调适自己的原始需求,这才是家庭成员学习与散发内聚力的最佳表现。

 

谁爱谁?谁怎么爱谁?谁感谢谁的爱?“妈,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要这么用功读书?”,“因为我要让你们以后过好日子,所以我要成功赚大钱,所以我现在要努力读书。”这才是家庭生活的真相。

二、降低快乐的门槛

 

每个人都有共同的快乐动机,可是每个人的抱负水平—需求满足之期望值,却大不相同。快乐门槛的高低,决定了快乐的难易度。门槛设定的标准,由家庭生活的经验累积而成。

 

父母可以把大目标细分为阶段性小目标,让儿童在完成小目标的喜乐中成长。

 

父母在在重视行为过程中,赞赏的儿童一言一行的善举与正念,而非评价其最后的成败。这样的方式教养出来的孩子,能以感谢的心、细腻的感情,来观看周遭的人、事、物,寻找出值得赞美的机会点,肯定外界所有细致言行的价值与成就,而给予衷心的赞美。这就是快乐生活观,主动创造出的快乐生活情境。

 

三、苦乐的三度空间模式与陷阱

 

父母还必须教导孩子,剖析—快乐、不快乐与痛苦之间的三度空间,以及如何辨识超越这三种苦乐的陷阱。

 

(一)一度空间快乐模型的陷阱

有些父母的教养,让孩子不自觉地安装了一度空间的快乐模型,且陷入认知的陷阱而不自知。孩子的脑袋陷入一种迷思,不快乐就是痛苦。

 

(二)二度空间快乐模型的陷阱

有些父母的教养,让孩子不自觉地安装了二度空间的快乐模型,且陷入认知的陷阱而不自知。孩子的脑袋陷入一种迷思—避苦趋乐。他认定快乐是好的,时时刻刻要追求快乐;痛苦是不好的,时时刻刻要逃避痛苦。于是追求不到自己预设的(分数的)快乐,就快乐不起来。得到的快乐,没多久又不见了,更是快乐不起来。

 

(三)三度空间快乐模型的陷阱

有些父母的教养,让孩子不自觉地安装了三度空间的快乐模型,且陷入认知的陷阱而不自知。孩子的脑袋陷入两种迷思,一种是“不苦不乐”,另一种是“又苦又乐”。

 

“不苦不乐”,这样的孩子,脸上慢慢没了表情,没有苦脸也没笑脸。
“又苦又乐”,这样的孩子把生活陷落在“又苦又乐”的现象中,什么事都是苦乐参半,什么状况都“一则以喜一则以忧”。

日子看似丰富,内心却滋生沉重!

(四)相对空间与快乐模型

父母必须以身作则来教养子女:自己当下有几分快乐就知足的享受这几分快乐,自己当下有几分痛苦就“接受”我处于几分痛苦。

 

如果想要更快乐,就去执行第二种快乐—让别人快乐,因而感觉自己更快乐。

 

如果想逃避当下的痛苦,一样去执行第三种快乐—不让自己的不快乐拖累别人也不快乐,再加上执行第二种快乐的执行—以他人之乐为乐。

分类: 最新热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